ArB

黄粱一梦,佳人依旧。



就是一个写沙雕文的,混的圈多,萌的CP也多。

一往情深

——CP晓薛only

——玻璃刀,发泄一下虽然考试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多半凉凉的心情。

——小学生文笔orz,半个多小时打的,不要指望它的质量有多好🌚


  ————————以下分隔线—————————

      薛洋死了。


     这是晓星尘早已料好的事。可是他没曾料想到薛洋死的这么快。


     自他魂归以来,薛洋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晓星尘虽知其缘由也只道,“待你去后,我欠你的也就还清了。下一世…还是不要见了。”


      说清了这话,两人便也沉默了好些时日。一个是不知从何说起,一个更是不愿提起。


      想来也是可笑至极,他薛洋此生狼狈的时候不少,可最惨烈的却被都他晓星尘给撞上了,心里有积怨无处发泄,剩下的不就是他晓星尘吗。


     这是薛洋这些时日对晓星尘所言不多话了——终究也是个推辞罢了,晓星尘不信,薛洋也不信。


   ——你不能让晓星尘后悔。


       这是薛洋唯一的念想。


      只不过这念想也在他身死魂消之际消散了。


      那天晓星尘看薛洋精神已经好了不少,便也同意了他出去玩闹的好兴致。


      终归是孩子心性。


      在闹市里逛了许久,不知不觉绕到了平常夜猎的地方,晓星尘想到他二人皆是修仙练道之人,总不会出什么岔子。却没想到,此时的薛洋已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薛洋在前面走,晓星尘便永远离他五米远的距离看着,一片祥和。


      可是却突然出现了一只凶猛异常的灵兽,只见这只灵兽身形庞大,皮肤外壳坚硬,更为特殊的是它那带刺的尾巴。


       薛洋一个侧身躲过了这灵兽的一击,本想亲自杀了这个坏他兴致的东西,但是不带佩剑终究还是麻烦了些,便又回到晓星尘身边。


      晓星尘习惯将薛洋往后推了推,说道“自己小心些,不要伤着了。”


      “知道了~”


      回答他的是薛洋那甜腻腻的嗓音。


      晓星尘手执霜华运用灵力向灵兽劈去,可是到了这灵兽皮下竟是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


     晓星尘一边吃力地抵挡住灵兽的攻击,一边寻找这它的弱点。晓星尘将这灵兽全身都看仔细了才发现它的弱点在腹部——一块没有由那些坚硬的东西包裹住的皮肤。


       晓星尘提剑向灵兽刺去,剑身刚刚没入耳边便是少年声嘶力竭的声音。随即,一个残破的身体便摔入了他的怀中。


      “…………那只灵兽的尾巴…”晓星尘木纳的看着怀里的薛洋,薛洋流了很多血,溅在了薛洋的脸上,也溅到了晓星尘的雪白道袍上。


    待怀里的温度凉透,晓星尘才想着唤起薛洋的名字,一声又一声仿佛是不相信他的离去一样。


    薛洋会死,会离他远去。


    这是晓星尘不想接受的事实。


     等到天色破晓晓星尘才抱着薛洋一步一步的往义城走去。


      “阿洋,我们回家…”


        等到了义城晓星尘也没有给薛洋下葬,而是将薛洋满身的血污清洗干净,换上新的玄衣。


         一如义城八年。


小天使人不要喷,就一个瞎写的东西,如果不妥评论告诉,删了就行。

用一身伤,也换不得一魂归。

薛洋是这样,蓝忘机也是这样。

只不过到最后两人却拥有了截然不同的结局。

一个失了星辰执念成魔;一个故人魂归得偿所愿。
 

曦瑶段子❤️❤️❤️

写的辣鸡,小天使们不要喷(´;ω;`)
问问题的是我没错了(@ ̄ー ̄@)

———————————————————————

金光瑶,你曾负过谁?

“我负过天下人,确独独没有负过他蓝涣。”
蓝涣,你又曾负过谁?

“我不负天下人,确独独负了我的阿瑶。”
那么你后悔吗?

“为何悔?不悔在那云梦萍水相逢的公子留一席之地,不悔在那七杀中没有他,不悔在那最后推开他…不悔那句心悦你…不曾对他说过…”

那你为什么后悔?

“悔,悔我最后没能信他,悔没有能力保他,悔没能在金陵台上接住他…悔那句心悦你…不曾对他说过…”

你为什么不悔?不悔那七十三根镇魂钉让你不入轮回?不悔那最后穿心而过的一把朔月?也不悔没有找到你阿娘的骨灰?你也是凡人,有血有肉,难道不懂那穿心的痛?

你为何悔?你是名誉天下位列三尊的泽芜君不负天下人,亦是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莲之君子,也是那大义灭亲受的百般殊荣的蓝家家主。你是君子又何悔之?

       于是我就这么离你远去,将我姓名刻在你心上——终不会忘却。

       所以你怎么就离我远去,在我的骨子里刻下你的印记——挥之不去。

         天下之众生,不曾抵的过你予我回眸一笑,如烟花三月的良辰美景在我脑海里久久不能挥散。

又捡到了个啥(上)

——CP:教授安哥X黑道雷;雷所在的地方大佬凯X女警柠
——其实在这篇文里我的安哥不是那种非黑即白的人,可能是小时候的原因吧,所以我文的安哥不是那种正义心很强的人(毕竟老婆重要嘛(划掉))
——私设满天飞。狗血的生活使我快乐jpg
——文笔不好,求轻喷。偶尔逗比,甜的。在这里请原谅我没有什么有趣的灵魂。
——我的先生,你会来到我的身边,甚至带着最温柔的模样。 ——题记
   “哦,伙计,你真应该想想这样的好处,”凯莉用指节敲着桌面说道“凡事总会有好的一面,或许你没看到呢?” 凯莉笑着,不过那笑是肆虐的,灼伤了雷狮,将他还没愈合的伤口撕裂开来 刻骨铭心是什么呢?是严寒冬日里浇来一盆凉水,那种痛是到骨子里的,任你怎样垂死挣扎也无济于事。 可要说对雷狮来说,那不是刻骨铭心。他曾有过绝望,有伤痛,也有过一颗伤痕累累的心,但是这些随着那被风吹散的残叶留在了回忆里,不值一提。
     雷狮睁开眼,映入眼睑的便是一个棕发绿眼的男人正在看着他。 “醒了吗?” 雷狮想要回复,但是干涩的嗓子牵动着他的神经,一个音节也吐露不出来。哦,老天…这真是太糟糕了。雷狮心道。 于是凭借着雷狮强大的求生欲挣扎着想从床上起来跑路。 可是事实并不如人意——他一起来就被男人给按了回去。
       emmmmm…我可去你的吧。
   “嗯…我想这位先生您现在不要剧烈的运动,这样身体恢复会很慢的,”男人倒了一杯水又继续说道,“而且…你的声带受伤了,一时半会也说不了话。” 男人端着水送到雷狮嘴边,看着雷狮一点一点喝下。修长的双手敲了敲桌面,然后又想起什么的笑了笑,带着微微歉意的说到:“您可以叫我安迷修,先生。” 雷狮手一抖,水杯应声落地。他想去地上把水杯捡起来但是安迷修却抢先了一步。 “先生,我来吧。”
     说罢,安迷修向雷狮展示了一个不太真切的笑容。 阳光洒在了他的面孔上,棕色的头发染上了鹅绒般的色彩,同时也将挺直的鼻梁和那总是上扬的嘴角照的透亮。
    雷狮看不清安迷修的眼睛,他不敢想象那双总是盛满着柔情的绿宝石眼睛带着的怎样的光,是带着希望与光亮的吗?还是充满着猜忌与冷漠? 雷狮不知道,于是他想问。问问拥有如绿色宝石般幽深眼睛却总是充满着胆怯的棕发小孩—— “你还记得我吗?我的先生。”
    可是他不能,他还不能告诉他。像停留在喉管里的苦涩将他想要说出口的话抑制在了那如深海般漆黑的心里,不可诉说。
    雷狮的眸子暗了暗靠在床头像是在思考什么,安迷修不好再说什么于是就只好陪着雷狮坐在那里。 看了雷狮一会后安迷修也不敢再继续看下去只能将视线落在窗外。 阳光已经不像是正午般的那么强烈,变得如那潺潺的溪水般柔情照射在安迷修的眼里。 安迷修将视线转回了雷狮的身上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安迷修不可察觉的笑了笑,那绿色眼睛里写满了温柔笑意。然后将雷狮的枕头放了下来,让他睡在上面,随后为雷狮盖了盖被子,转身离去。
    这几天雷狮算是了解到了一点安迷修的事情,发现这个当年瘦瘦小小的孩子已经变成了一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一位不知道在大学有多少小姑娘喊着要嫁他的大学教授。 呵,男人。
      雷狮把自己整个人陷在了沙发上撕开了一袋薯片,拿着遥控器调着电视节目。享受着在凯莉优(ya)越(zha)的工作情况下无法想象的事。 在家里做着自己的事,等一个人回家。 雷狮喜欢看黑白的电影,但是因为他的工作于是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爱好。
   “咔嚓”一声雷狮知道,安迷修回来了。
     雷狮说不了话于是摆摆手表示他知道安迷修回来了,还指了指桌子上一些根本看不出是什么菜的生化武器。 安迷修将包放下随口便说了一句:“你是准备下毒害死我吗?雷狮?”
      雷狮回过头看了一眼安迷修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可没有告诉你这个名字,先生。”
——————————————————————
雷:掉马警告×99。哦,不对,安迷修你没有马。
安:………………
果然一发要是不存在的( ̄ ii  ̄;) 吸溜( ̄" ̄;)

一篇睡前速打文(安雷)

     我感到有一只手拂过我的眼睑,轻轻下移着碰着我挺直的鼻梁骨,慢慢来到那抹薄唇带着虔诚去亲吻我。
    夕阳斜射着,落在我脸庞上,风吹的直发响。‘你看啊,风铃吹起来了。声音真好听,对吧。’有一股清泉流进我心里。
     我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睡觉,又或者是醒来。不知道那种花香和那人清亮的嗓音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因为,仿佛这就是本来的模样。有每天萦绕在鼻息旁的不一样的花香,和那个每天都来换花的人。
     嗯,有些可笑。因为自己好像不适合这种日子,这种惬意的日子。
    这是与平常一般的日子,清风吹过,凉风有信。 我感到了水珠从我眼窝里流下,鼻息里尽是那人身上的花香,身上承受着的重量快要把我压垮。
    我看到了一束微光,也看到了那个带着温柔笑意的男人,我听见他说: 欢迎回来,我的王。
    后来,我们住在了一起,像那些图画里的王子和骑士一样。 我常常问他,“我如果是王那我的子民呢?”他总是用他那清澈的碧绿色眼睛看着我,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而那两片薄唇却怎么也不张开。
     我和他仿佛是三观不合的人,生来就是对立面,于是我们常常吵架。 一场过后,微风拂过,还是如以前一般的样子。他笑的儒雅,我看的不满。
    我眺望着远方,看着风吹过草地发出‘沙沙’的声音,看着那些鸟儿纷飞。这时候,安迷修总是拿一件披衣盖住我,坐在我的身边。用他那盛满笑意的眸子看我,他的眼睛里撒落着星辰而星辰里面照映着我。
    于是,我们终究成了一对恋人,没有鲜花,没有祝福,只有一句承诺和彼此的余生。
     新芽长过了一轮又一轮,鸟儿飞后又回来,数之不尽的鲜花盛放后又凋落;像一副图画,画经历过许多年却仍旧没有任何变化;那是女神的赞歌也是来自地狱的吟唱。
      我知道我的身体是不大好的,但是没想到竟熬不过平安夜。 我走的很安静,窗外雪花依旧在纷纷扬扬的飘落,壁炉里的柴芯也一刻没有断过,昨晚温润的笔记依旧在笔尖上,不肯退让。
     安迷修握住我的手,像抓住了一生中的挚宝。但他还是用他那深邃眸子看着我——不喜也不悲。
     我看见了安迷修穿了一套礼服,领带一不苟。走到我跟前,手捧着鲜花亲吻着我的额头,随之而来的是他的泪水。 我从没有看见他哭,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笑着的,如沐春风。如草地的那片深不见底的湖泊起不了任何波澜。 于是我想用手掌拭去他的泪珠但双手触碰到他脸颊的时候却又变得透明。
     我听见他涩声道:“雷狮,我终究还是对不起你……可是…可是…我想让你…一直…一直留在我身边…不过你自由了,终于可以不用再遇见…安迷修了…” 他把脸埋在手心里,极力抑制着自己的呜咽。
   ——最终我下葬了。 ——我的灵魂终将逝去,如同那抹光亮消失不见。
     我知道我该走了,但是我觉得我该等着我的骑士一起,一起征战四方。 因为我终究是爱他的,至死不渝。

本来想要大年发的,但是拖着拖着就等到现在,乐乎它不让我发这么多图,所以就混了两篇😂